他们真不要文班了?

爵士两连胜了,目前跟开拓者、鹈鹕、灰熊并列西部第1。这个位置当然坐不了多久,但如果爵士足够心诚,多赢两场也是罪过。看样子,爵士对文班亚马是没啥兴趣。

的确,没人规定送走主将就必须立刻摆烂。爵士作为多年来精致经营的小球会强队,如果主观上不想摆,那么在健康的情况下,他们手里的牌确实没法客观上摆,一不小心进个附加赛,不是太难的事儿。

一是后场挡拆手多,且质量不低。爵士过去两年常规赛的进攻效率都排在联盟前3,他们可不只靠米切尔,除了米切尔之外,他们还有四射手阵容,以及康利和克拉克森两个后场发起点。现在,康利和克拉克森都在队里,又补充了塞克斯顿,后场军训资源,仍不在对面森林狼之下;

二是空间依然不错,且有一定延续性。虽然手里有范德比尔特这样没有空间价值的锋线,但爵士还有马尔卡宁和奥利尼克两个能投三分的大个,范德比尔特成了事实上的中锋。康利和克拉克森能打无球,替补席有比斯利这样的高产射手,塞克斯顿三分投得少不至于拖空间,老盖伊也能投一投。全队非五号位轮换只有霍顿·塔克没啥投射威胁,空间依然是爵士的优势领域,他们这方面的“徽章”评分跟独行侠一档。

跟老版本相比,这支爵士进攻的主要降档只是没了米切尔,而我们知道,根据“米切尔悖论”,在没有遭遇高水平窒息防守时,有无米切尔并不影响犹他的火力。虽然博扬的射术,戈贝尔的掩护、终结和前板能力,要分别强于替代者马尔卡宁和范德彪,但爵士目前的前场相当于“三高”配置,马尔卡宁、奥利尼克、范德彪三个高点存在,体型惩罚能力比之过去有过之无不及。

简单说,在不碰到克制他们的对手前,爵士的进攻依然能打。而另一件事是,戈贝尔作为拥有巨大比赛影响力的中锋,去哪都会决定一支球队的防守特质,那么对面的森林狼,某种意义上是老版爵士防守的返场。

爵士与森林狼的比赛,其实是以爵士之矛,攻爵士之盾,可谓老版爵士的一次情怀碰撞。结果是,矛刺穿了盾。

这件事按说也没什么可聊的,毕竟当我看到唐斯叕选错了防挡拆方向那一刻,我就知道森林狼复制犹他防守的难点在哪了。

这都没什么特别的,克总本来就是这么打球的。老版犹他进攻正是克制他们自己防守的利器,这应该也是共识。

我更喜欢的是范德比尔特的手递手,以及比斯利一次不成再接一次的执着,这是打爵士,哦不对,打戈贝尔该有的精神。

终于,犹他也可以肆无忌惮地摆出恶心戈贝尔的五射手阵容去恶心戈贝尔了——打不过?少年,那就一起加入黑暗吧。

犹他在戈贝尔面前勾起了回忆,用这记三分产生的共鸣,祭奠了一起走过的9个春秋。前任那里未曾有过的体验,在前任面前与现任一同奔赴,犹他爵士一定很充实,很满足。

李哥又一次进入了太阳的关键球阵容。第四节最后五分钟,李哥贡献了一记三分,一次绕前抢断,一次救命前板。加时赛,李哥协防到位,单防拼命,奈何能力不济,送出2次犯规转化为4记罚球。功过搁一块计算,李哥还是猛的。

太阳本就吃紧的替补席,由于沙梅特的伤病变得更加吃紧,李哥进入关键球也是无奈之举。在克劳德的问题解决前,太阳想凑出一套攻防兼备的5人组亦有困难,也是基本盘足够稳,让他们开赛两场球打得还算不失强队风采。但李哥救场显然不是长远之计,他很拼,天赋实在有限,开赛帮你C几场基本极限,填一个3D前锋的运作,应该被提上日程。

太阳的单防资源到了极限,保罗、布克、李,这三个一起摆,守盯人太吃力,于是又守了联防。这不是新鲜事,太阳季前赛就开始练联防,有意思的其实是,对面开拓者也守联防,因为利拉德、西蒙斯、哈特也是三后卫。哈特防守够强,把他当侧翼也没有问题,但利拉德+西蒙斯这对双枪组合,不想点特别办法,总会暴露的。

联防在当今NBA很普遍,过去并不常守联防的球队,这几年看到联防的效果后都在尝试。对开拓者来说,这有点意思。开拓者有一组矛盾:

比卢普斯让利拉德打无球,自然是要解夹击这道题,但发现这条路可能走不通。格兰特的持球功底,哈特的活力,都让人看到了他们与老版本拓荒锋线不同的地方,这或许比利拉德转型更可靠。利指导回归他正常的模式,怒砍41分,让大家对他永久性下滑的担忧消除了几分。那么,破夹击的事就先放一放吧,步子迈大了要扯着蛋,开拓者先把防守弄明白,也算完成了一个小目标。

与国王的决战时刻,当开拓者又一次把温斯洛推上五号位时,他把国王所有人都防住了。小萨低位打不动他,福克斯打不动他的换防,福克斯和小萨的挡拆合力还是打他不动。波特兰的这道矮墙,也许会成为他们最强有力的屏障。

在徽章系列里,开拓者在“领防达人”领域拿到联盟最高分,“对位铁汉”联盟第二,“换防达人”和“独当一面”均位于联盟前列,防守资源可圈可点。从开赛最初的两场比赛看(小佩顿还伤着),这些资源开始兑现贡献了。

如果你是争冠组球队的球迷,这期内容没有太多值得你担忧的地方。如果你关注的是文班,那收到的应该是利好消息。